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传统榜书网

[相册]A古代、现代传统优秀榜书.B传统书法论文C趙墨林榜书

 
 
 

日志

 
 
关于我

59年毕业任18中美术教师,书法家、画家。,有50多年的业余青年丶少年书法丶美术教学经验,荣获1979丶1999两届省青少年宫书法教师论文一等奖,书法论文丶点评常发表在全国书法月刊,创办墨林书画学校20'多年··启蒙多名学生成为学院教授丶艺校教师丶职业画象.他们己成为全国省市画家丶书法家.

【转载】于明诠:说“线条”及其“质量”  

2012-11-06 13:53:49|  分类: a现代书法论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线条”及其“质量”
                                       于明诠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书坛上下有两个词儿最为流行,最为深入人心,就是“线条”以及线条的“质量”云云。由于流行和深入人心,所以很多人也就习惯了,评点作品时会不假思索地冲口而出,“线条”如何,而线条的“质量”又如何如何。翻翻前人的书,大多不说这两个词,而是说“点画”和“韵味”或“神采”“意蕴”“境界”什么的。这个变化中有什么玄机或区别呢?似乎很少有人较真,偶尔见到有某文章说起其中要害,却又极少见到书界朋友们的呼应。

于明诠:说“线条”及其“质量” - 椿山书画社 - 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

 
        初看来,“线条”和“点画”都是指组成“字”的行迹的若干细节单位,强调的是一幅书法作品之中最小的组成单位。所不同的是,“线条”强调的是形状和方向,如硬笔字、徒手线照样有“线条”的“形状”和“方向”,而“点画”却更多地指向“行迹”所造成的姿态和风采,姿态和风采是必须依赖“惟笔软则奇怪生焉”的特殊工具的特殊性能完成的,而且这种“姿态”和“风采”又必须由具体的书写者在具体情境之下,由其心尖上的种种微妙颤栗传递到手腕的灵活妙动因而通过一种往往说不清道不明的过程来完成的,所以古人喜欢说“吾腕有鬼”之类看似无厘头的话,其实这正是书法作为艺术那妙不可言的有意思的那点“意思”之所在。同样是指物化在宣纸上的笔墨“行迹”,“线条”所指向的“形状”和“方向”首先冲击的是观赏者眼睛的“视觉”,而“点画”所折射出的“姿态”和“风采”反复抓挠的是“蓦然回首”在“灯火阑珊处”的赏会者刹那间的心灵悸动。今天,书法学科化、专业化了,高度重视科学训练,不惜牺牲人生最好的读书年龄来专心地“做”各种有关毛笔头的训练,比如“做线条”、“做结构”等等,在连神圣的“爱”都要靠“做”来完成的当下,一“做”就灵也就不足为怪了。然而,“形状”和“方向”可以“做”,“姿态”和“风采”可以“做”吗?“韵味”和“境界”可以“做”吗?想来想去总觉得有些不靠谱。
        说到“做”,便自然地引出另一个流行词——“质量”。“做”线条的理想和目标就是高“质量”。 “质量”让我们极容易想到产品的“质检”,产品“合格”与否是不可以

于明诠:说“线条”及其“质量” - 椿山书画社 - 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

似是而非的,必须有一系列严格明确的技术数据指标,用那些具体而严格的“技术数据指标”一卡,产品质量高下立判。既然我们的书法学习与训练要科学化、专业化,于是我们无论谁都期盼有一位圣明的贤者能为我们制定或阐明这一系列太重要、太本质的“技术数据指标”,从此大家豁然开朗方向

 

明确,剩下的就是扎扎实实地“做”铁杵磨成针的功夫,不作张芝作索靖,不及羲之即献之。我曾苦苦研读许多专家谈线条形状、方向、质量以及结构之类的专著,发现分析可谓精辟,归纳也堪称全面。但深入思考下去却发现按此思路有几个关键问题却实在想不通,比如:从“视觉”意义上讲,可以论证线条啊结构啊形式啊如此这般必然十分精妙,但却无法证明不如此这般就一定不精妙,而且可能也十分精妙甚至完全可能更加精妙。再比如“质量”,很难有一个具体的“技术数据指标”对不同风格的所有具体作品都能以此立判高下。比如,散氏盘与秦小篆、平复帖与索靖月仪帖、苏轼与米芾、董其昌与赵孟頫、傅山与王铎、金农与王文治、康有为与梁启超,甚至林散之与沈尹默、徐生翁与白蕉、谢无量与启功,等等。若以“线条质量”论,每组中大概前者都不如后者“高”,但我们实在无法因此得出结论说前者二流而后者一流。何以如此,用张怀瓘的老话说,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如此看来“形质”与“神采”并不完全重合,“质量”与“韵味”当然也并不构成自然而然的正比关系。

于明诠:说“线条”及其“质量” - 椿山书画社 - 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

 
       “线条”及其“质量”的说辞,我们都这么懂与不懂、有意无意地说了这么多年。我总在怀疑,我们在争着抢着说这些流行词语的时候,是否会因此掩盖掉书法艺术特质本来的另一些方面呢?假如被掩盖掉的那些方面无关紧要倒也罢了,若是更为本质更为核心的某个方面呢,麻烦可能就大了。

                                                                                 选自《书法》杂志2012年第一期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