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传统榜书网

[相册]A古代、现代传统优秀榜书.B传统书法论文C趙墨林榜书

 
 
 

日志

 
 
关于我

59年毕业任18中美术教师,书法家、画家。,有50多年的业余青年丶少年书法丶美术教学经验,荣获1979丶1999两届省青少年宫书法教师论文一等奖,书法论文丶点评常发表在全国书法月刊,创办墨林书画学校20'多年··启蒙多名学生成为学院教授丶艺校教师丶职业画象.他们己成为全国省市画家丶书法家.

网易考拉推荐

试论通感在书法赏评中的运用  

2013-06-12 17:42:18|  分类: e边廓与通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论通感在书法赏评中的运用-----●吴翥九

米南宫曾云:“历观前贤论书,征引迂远,比况奇巧,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是何等语?”认为这样的“遣辞求工”造成了“去法逾远”的后果,并预备自己“所论要在入人,不为溢辞”。综观其《海岳名言》所论,倒也大多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少有故作惊人语者。然而,“龙跳天门,虎卧凤阙”之类的被他认定为迂远的征引和奇巧的比况的言辞在他笔下却并未绝迹。如其中有云:“薛稷书慧普寺,老杜以为‘蛟龙岌相缠'。今见其本,乃如柰重儿握蒸饼势,信老杜不能书也。”米氏言“薛稷书慧普寺”“如柰重儿握蒸饼势”,这与萧衍评右军书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这样的“何等语”很难说在根本上有什么区别。批评前贤论书“征引迂远,比况奇巧”而“无益学者”的同时,无论经意或不经意,米氏自己竟然也会堕入“溢辞”窠臼,这是颇耐人寻味的。而且,后人论书也并未因为有米氏的警戒而不再重蹈“溢辞”旧辙。当然,遭到米南宫质疑的萧衍也并不是“征引迂远,比况奇巧”的始作俑者,萧氏之前的诸多书法家、书论家就乐“征引”和“比况”而不疲。西晋索靖是这方面的突出代表,其《草书势》对草书这种特定的书体进行了这般品评:“盖草书之为状也,婉若银钩,漂若惊鸾,舒翼未发,若举复安。虫蛇虯,或往或还,类婀娜以羸羸,欻奋亹而桓桓。及其逸游盼向,乍正乍邪,骐骥暴怒逼其辔,海水窊隆扬其波。芝草蒲萄还相继,棠棣融融载其华。玄熊对踞于山岳,飞燕相追而差池。举而察之,又似乎和风吹林,偃草扇树,枝条顺气,转相比附,窈娆廉苫,随体散布。纷扰扰以猗,靡中持疑而犹豫。玄螭狡兽嬉其间,腾猿飞鼬相奔趣。凌鱼奋尾,骇龙反据,投空自窜,张设牙距。或若登高望其类,或若既往而中顾,或若倜傥而不群,或若自检于常度……”作者踔厉风发,而通篇几乎清一色的巧语花言。不过,我们无由认定老祖宗品评书法时在故弄玄虚或有意为难后人,今人沿袭旧规也大多不是在附庸风雅或故作高深,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些乍看类似比喻、比拟等修辞格的“征引迂远,比况奇巧”的书论文辞,其实质是通感在书法赏评中的广泛运用。

“通感”原本是心理学中的一个概念,其理论认为,嗅觉、味觉、触觉、听觉和视觉五种物体感官感觉有着不同的活动和主宰范围,在一般情况下彼此不能相互交错,但在特殊情况下,五官功能感觉到的效果却能够互相转化,彼此沟通,不分界限。譬如一个人听到声音时感觉看到了颜色,嗅到气味能感觉出东西形状,这种现象就可称之为“通感”。心理学中的“通感”搬用到艺术学当中,就成了一种修辞手法,一种有着超迈的表现力和独特的表现效果的艺术手段,一种能够帮助读者感受那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能大体感觉难于精确名状的审美对象的行之有效的方法。确切地说,把某种感官上的感觉转移到另一种感官上,汉语修辞学中就把它叫做“通感”,也有称之为“移觉”的。文学语言艺术中不少的通感运用范例世人耳熟能详,堪称经典的有古代白居易《琵琶行》中那段对琵琶女演技的描写、现代朱自清《荷塘月色》中对月色的描写等等。在这两篇美文里,白、朱俩作者都成功地运用了通感的艺术手法,他们或把听觉的形象转化为视觉的形象,或把视觉的形象转化为听觉的形象,不同感觉相互衬托,描摹了场景,升华了意象,塑造出了一种温馨幽雅、似有还无而妙不可言的艺术氛围,最大限度地还原和刻画了被描写对象的本来面目,最终帮助了读者以最佳状态和最好效果理解、感受和捕捉到作者所要传达的讯息。在语言修辞学中,如果将一种抽象的捉摸不定的事物用一种易于感受的具象进行形象化的表达,或在艺术领域里,为求得一种出奇、出新、出色的艺术效果,一种艺术形式舍却自身常见的表达方式,而借鉴和利用另一种不同类型的艺术形式的表达方式,即使不存在典型的“五觉”上的相互沟通,通常也以通感相看待。如南唐李煜《虞美人》中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即属此类。“愁”是抽象的情思,是一种心理活动,并不能通过视觉、听觉、触觉、味觉或嗅觉等各种外在的生理器官直接感受,经过与“春水”这样的具体事物相勾连,这种深长、沉重、无穷无尽的哀愁,就真切而形象地表现出来了,抽象一经词人妙笔化为具象,只能内心体会的愁思就仿佛已能让读者摸得着、看得见。

书法艺术中同样广泛存在着通感运用,而且它呈现出了自身鲜明的特征。

第一、在以文学和诗歌为代表的诸多艺术门类中,通感同时体现于诸艺术的创作和欣赏两个环节。对书法艺术而言,则主要是见诸艺术品成型以后的书法赏评过程当中,相较于众多的艺术形式,书法艺术中的通感运用范围有其特殊性。

一般说来,通感作为一种修辞格,一种表现方法,是作者将自己所要表现的客观图景和表述的主观感受通过立体交叉多角度全方位的感官互通、感觉互助、感受互补进行描绘、名状和表达,它合理调配和充分利用人的各种可供调配和利用的感觉功能和感受渠道,在能够或可能实现的审美预设的基础上,于艺术创作过程中进行巧妙的配搭和整合,使感知功能达到较好的配置,以求得最佳的表达效果、达到最佳的感受状态。通感在诸多艺术门类的艺术创作中的广泛采用,以文学、诗词为大本营,音乐、舞蹈、绘画、雕塑、摄影和艺术设计等艺术形式中的通感运用亦不少见。譬如《赛马》通过声音的模拟再现出万马奔腾的视觉镜头;《雀之灵》通过舞蹈动作表现了鸟语呢喃的听觉效果;抽象主义画家利用音乐作为媒介创作抽象作品;哑剧演员通过形体动作表现出声形色味俱备的生动场景……这些艺术的创作过程运用了通感,其欣赏过程自然而然需要并且存在着通感的复现。书法作为一种传统的书写艺术,它依仗长短、粗细、曲直、正欹、刚柔、强弱、枯湿、浓淡、燥润等特质各异的点画线条的共同努力、相互配合,在汉字本身结构的规范和导引下,构筑起一个个和谐共生、别具特色的书法画面,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白色世界被凝聚着一个人的学识、修养、功力和才情的黑色线条分割成无以计数、无一雷同的小块面、小空间。用如今比较通行的艺术分类方法,即以艺术形态的创造方式和审美意识物态化的内容特征为标准进行分类,书法就是一门造型艺术,与三维造型的绘画、雕塑等艺术相比,它是在二维的平面上追求和创造出一种三维的立体效果。而由艺术的感知方式来审视,书法则是一种视觉艺术,它展现于外的一般是固定的静态的视觉形象。不过,无论把书法怎样分类和定位,其“艺术形象”的塑造都必须围绕和紧扣视觉美感进行,也就是说,无论书法艺术的归属,创作者都务必将目标设定在创造出具有审美意义的视觉形象上。视觉形象通过预设视觉感知以外的途径去塑造、或者将别的艺术的表现方式嫁接和移植到书法创作中,就是通感在书法创作过程中的应用和实践,很显然,这样的应用和实践在书法创作过程中踪影难觅。

有人会说,书法家通过作品表现出来的节奏美是视觉形象听觉化,节奏表现是书法在艺术元素上对音乐的一种借鉴,书法作品的创造不但有通感的运用,而且流布作品全身。如果认定书法的节奏是从音乐中借调和搬用过来而不是书法与生俱来的特性的话,我们就无法否定书法的艺术创作过程有通感的存在。但事实上,尽管“节奏”这一概念在古代书人言论中不曾出现,但在古代书家的笔下却贯穿始终,且被表现得异彩纷呈。再说,谁都无法想象如果将节奏从书法作品当中抽空,书法将如何存在?据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节奏是书法自身的衍生物和共同体,表现节奏感是书法的禀性和天职。之所以书法的节奏有借用于音乐的嫌疑,是因为“节奏”被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音乐抢先注册了而已(常规意义上的节奏需要听觉感知,音乐是一种听觉艺术是为天时,音乐无有国界、为人类所共享是为地利和人和)。

通过毛笔的挥运表达出轻重缓急的节奏是书法的本性,故书论家张怀瓘说书法是“无声之音”,美学家宗白华也认为“一幅字就是一段乐曲”,而观夏云奇峰、群丁拔棹、壁坼而悟笔法则是书艺中可遇不可求的灵感乍现,通感不曾投身于同工异曲又通权达变的书法形象塑造环节。然而,尽管不见书作者的通感预设,读者在对业已成型的书法形象进行赏评时却不期然而然地将通感派上了用场。从书法给人的感受的角度,梁武帝评钟繇书如“云鹄游天,群鸿戏海”,张怀瓘说褚遂良书如“美人婵娟,不胜罗绮,铅华绰约,甚有余态”,丰人翁论张旭书“其笔如空中抛弹,壮伟奇怪,高视千古”,包世臣评褚遂良书则曰“河南如孔雀皈佛,花散金屏”……书法创作中不曾运用通感手法,书法欣赏中的通感运用却比比皆是、浩浩汤汤,并被推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书法自身的理论语言即书法术语往往心甘情愿地退居次席,从而形成了一种司空见惯的本末倒置。

较之其他的艺术形式,书法艺术的通感运用卓然不同。在绝大多数的艺术门类里,通感同时现身于艺术创作和艺术欣赏二环节,但相对而言它出现的频率又并不见高,它是作者为表达自身的独特感受、为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并同时满足读者自身需求而被采用,以作者和读者双方的情感互动和各自的感知互通为实现途径;书法艺术中的通感独见于书法赏评过程,但它有很高的出现频率,如果说其他艺术形式中的通感好比一员不太轻易出马的“老将”,书法赏评中的通感就是一个紧随品书人、呼挥听便的“小二”,它是读者为揣摩和领会作者的表现意图、从书法作品中获取审美享受而使用的手段,是一种单向的、感知活动的逆反应。

第二、书法艺术拥有较为单一的通感方式。书法赏评中,明显的“五觉串门儿”的感觉互通式通感较为少见,它常见的是通过丰富而瑰丽、合理而奇特的想象搭建起沟通的桥梁,将抽象的“书法形象”转化为一种易于把握和体认的具象。

书法赏评中的通感也有利用感觉转移的。它利用感觉转移强化人的感受,让受众全身心地去感受审美对象,从书法作品中捕捉到完整的艺术形象和独特的审美感受。如郑杓《衍极》中所云:“或问蔡京、卞之书,曰:‘其悍诞奸傀见于颜眉,吾知千载之下,使人掩鼻过之也'”当属此类。但书法赏评中的通感更多的是借助比喻、拟人、夸张等修辞手法去描绘、表述和夸饰书法作品展露于外的形式和深藏其中的内容,将抽象的书法艺术形象用一种为人们相对比较容易理会、驾驭和通解的物象进行转换、借代和再现,以激发人们合理的联想和想象,更好地领会书法作品所塑造的“书法形象”、所要抒发的主观情思和所蕴涵的审美意义。抽象的书法意象要转化为较为形象的具象,丰富而合理的想象就成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捩点。关于这一点,现代著名书法家沈尹默对它的认识是很深刻的。他曾在《书法论丛》中说:不论是石刻和墨迹,表现于外的,总是静的形势,而其所以能成这样的形势,却是动作的结果。当初的动作态势现在只通过作品留在静的形中。要使静中复动,就得通过耽玩者想象体会其活动,方能期望它的再现。于是,在既定的形中,就会活泼地看到往来不定的势。在这一瞬间,不但可以发现到五光十色的神采,而且还会感觉到音乐般轻重疾徐的节奏。沈氏这段话从理论的高度总结和演绎出了书法欣赏中一个常见的规律,其基本内核可以概括为“还静为动,以形求势”;并且明确指出它必须依靠人的思维能动性才能实现。从“耽玩者的想象体会”是“静中复动”的实现条件可以看出,书法赏评中的通感运用实际上是一种必然。自古到今,书法批评家和理论家莫不是通过这条途径探触和揭示书法这种“玄妙之伎”所展现出的光怪陆离的画面和深邃莫测的意蕴。如南朝袁千里《古今书评》中云:“王右军书如谢家子弟,纵复不端正者,爽爽有一种风气。”又云:“王子敬书如河洛间少年,虽皆充悦,而举止沓拖,殊不可耐。”“索靖书如飘风忽举,鸷鸟乍飞。”“卫恒书如插花美女,舞笑镜台……”大唐窦子全所注的《述书赋》中谓李斯玉箸篆“如残雪滴溜,映朱槛而垂冰;蔓木含芳,贯绿林以直绳”,南宋姜白石《续书谱?草书》中云:“草书之体,如人坐卧行立、揖逊忿争、乘舟跃马、歌舞擗踊,一切变态,非苟然者。”明人解大绅评赵松雪书云:“文敏神明英杰,仪凤冲霄,祥云捧日。”清代康南海《广艺舟双楫?备魏第十》云:“统观诸碑,若游群玉之山,若行山阴之道。”今人评书时也一以贯之地追绍古人,甚至在通感的使用频率和刻画程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历览众多书法赏评文字,流注全篇的是化平板为灵动的解颐妙语和摄人华章,它们状写出了一簇簇丰富多彩、有声有色的审美群像,拓展出了一个个广袤无垠、恢恢有余的艺术想象空间,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万事万物莫不为解密难以揣度的“书法形象”而被赋予了鲜活的形象特征和动人的艺术气质,直教人心醉魂迷而技痒难耐。

第三、运用通感的目的无疑是为了求得更好的艺术效果,书法也不例外。但从实际收效看,书法赏评中的通感运用与诸多艺术门类中的通感运用存在较为明显的收效差距。在其他的绝大多数的艺术门类中,通感运用都取得了理想的、甚至是出乎意料的效果,书法欣赏中通感运用却很难认定达到了预期目的。“龙跳天门,虎卧凤阙”会让一个“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的书坛大家认为“是何等语”就是明证。纵观历代书法论著,“何等语”又何止“龙跳天门,虎卧凤阙”一例?赏书者欲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书法审美感受利用通感手段使其明朗化、具体化,殊不知无形之中又再造了种种同样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象。或许,绝世独立、不一而足的“书法形象”给当事者真的就是那样一种非比寻常的审美感受,不过,倘若我们能够穿越时空隧道回到当事者面前而请闻其详,当事者会不会顾左右而言他却也未尝可知。

在书法艺术的赏评过程中,通感运用犹如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为活化“书法形象”,捕获作品意蕴,它重塑出了极其丰富的审美意象,提供了一个可供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的联想天地,自然巧妙的通感运用,产生了特殊的令人心驰神往的艺术磁场和书法魔力;而另一方面,为将抽象的“书法形象”和作品意蕴具体化和形象化,一些天马行空的类比、不着边际的譬喻在客观上又给人们深度探寻作品意蕴、细密品读书法真味设置了障碍。书法赏评过程中不少的通感运用,欲使其昭昭,反致其昏昏,因其“多涉浮华”,“外状其形”而“内迷其理”,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