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传统榜书网

[相册]A古代、现代传统优秀榜书.B传统书法论文C趙墨林榜书

 
 
 

日志

 
 
关于我

59年毕业任18中美术教师,书法家、画家。,有50多年的业余青年丶少年书法丶美术教学经验,荣获1979丶1999两届省青少年宫书法教师论文一等奖,书法论文丶点评常发表在全国书法月刊,创办墨林书画学校20'多年··启蒙多名学生成为学院教授丶艺校教师丶职业画象.他们己成为全国省市画家丶书法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谁在把基督教变成邪教  

2016-03-30 09:36:16|  分类: 梵蒂冈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在把基督教变成邪教


谁在把基督教变成邪教 - 赵墨林书法 - 赵墨林书法
 
谁在把基督教变成邪教 - 赵墨林书法 - 赵墨林书法
 
谁在把基督教变成邪教 - 赵墨林书法 - 赵墨林书法 (2009-04-12 12:52:00)

今作此文,旨在揭露部分神职人员和信众在传播基督教的过程中进行的一些欺诈以及更加令人发指的物理和精神上的暴力的行为。首先要声明的是,我对圣经虽没有系统地研究,而在我粗浅的认识中,圣经中以仁爱为本的基本教义还是劝人向善的正道,那些传教者的丑陋行为并不能从基督教的原始教义中找到足以凭恃的理论支持。我不想假仁假义地说自己是为了基督教更好地发展而提出善意的指正,但我真心希望某些传教者能够认真地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谨慎判断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对基督博爱精神的发扬光大还是一种玷污。

      首先,从我的个人经历出发,谈谈我所经历的一些传教。刚开始接触基督教是我来到美国之后的第一个学期。在这个冷清的小镇上,我得到了向往已久的安逸,很快也被过分平淡的生活折磨出一丝对大城市的怀念。平日生活节奏缓慢,到了周末,积聚已久的能量更是不知何处可以发泄。幸运的是,校方提供了一些对国际学生的帮助,比如每周两次的购物专车,还有更多名目繁多的聚会,可以在这些场合认识好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在刚来的那段时间里,我对参加这类活动还是很积极的。很快我就发现,这些活动都和当地的基督教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购物专车上的教堂标志,还有些活动更是直接由教堂提供场地。最初,我对教会完全抱着一种感谢的态度,甚至产生了一些好感,可是不久后发生的两件事让我下定决心和他们断绝了一切往来。

       第一件事发生在我到达的第一月内,校方说周末某位教授邀请一些中国学生到他家里吃饭,我对美国人的厨艺从来不抱任何幻想,应邀前往纯粹是为了交一些朋友。活动的开始必然是闲聊,通过对非敏感话题的讨论把陌生人逐渐变成熟人。好不容易等到了晚餐时间,那位教授中断了我们的闲侃,庄严地宣布:“现在到了晚餐时间,因为我们是基督教家庭,所以请所有来宾和我一同祷告。”就这样,我和在场的所有并非基督徒的中国留学生一起不情愿地参与了这个仪式。饭后的谈话更是主题突出,由几位皈依了基督教的中国学生向我们交待了礼拜活动的具体时间安排并正式提出邀请。之前校方并没有说这次活动有任何宗教性质,这突如其来的布道着实让我手足无措,同时产生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如果说这次不太愉快的晚餐只让我对教会的那一丝好感产生了一丝动摇,之后的春节聚会则彻底把我的中立态度变成了发自肺腑的厌恶。

       适逢除夕,学校发起了庆祝活动,活动内容虽由中韩两国学生自主安排,拥有广厦千万间的学校却偏把活动场地安排在了附近的教堂。到教堂过春节感觉本来就有些奇怪,我不断地劝说自己不要为细节问题破坏了过年的喜庆,可是教会方面再次给我带来了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无奈。和上次一样,主办方为尽地主之谊,又在活动开始前进行了演讲,慈眉善目的教堂掌柜先是祝各位同学春节快乐,然后感谢主的恩赐,又领着在场几百留学生喊了一声“Amen”。

 学校居然把中国的传统节日变成了对他们主的答谢会,我被这种行为深深地激怒了。读到这里,有的人可能会认为我心胸狭窄,小题大做,好心当成驴肝肺。对这种指控我可以不加辩护,但是我依旧要把一个道理回敬给那些指责我的人:一个正直的人绝不会把自己的道德平衡感寄托在别人的胸襟上。

 如果你还认识不到这些微小细节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我们就来回顾一下发生在1857年的印度武装大起义。和朝鲜的壬午兵变不同,印度雇佣兵的愤怒并不是来自粮饷方面的亏待,而是英国殖民者武器工厂的一个小动作。1857年初,印度军人发现新到的子弹上都被涂上了猪油,子弹上涂油本是为了防锈与润滑,改用猪油可能只是为了节约成本,并非有意冒犯。但是信仰印度教与伊斯兰教的印度军人却认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反抗活动逐渐由小规模的哗变扩大成为一次全民的武装运动。讲这个故事不是为了危言耸听,而是要指出一些人在对尊重民族习俗认识上的误区。不要以为无意冒犯就不会冒犯,因为未能把尊重贯彻到细节上,一个外人眼中无伤大雅的行为很可能激起巨大的愤怒。也许馈赠本身是善意的,但是外面那层猪油可以让一切为了示好所做出的努力化为乌有。在此,我希望校方能够更多地注重小节,把高谈阔论的时间省下来用在对民族文化的全面认知上,并且端正学习态度,不要总在文化交流中加入试图推翻对方文化的邪恶企图。这些小伎俩在学校的宗教渗透中被反复使用,而在正式的传教中,各种低劣的手段更加层出不穷。

      最近,民俗保护人士佟远鹏先生正在为申请成为一名研究生而奔波,他向我讲述了一段亲身经历。在申请奖学金的过程中,某校向其介绍了一份由教会提供的奖学金项目,得到此奖学金的条件并不是多么优异的成绩,而是要为提供者传教,具体规定到除了申请人自己以外,还要介绍五位同学加入其教会。听说这件事,我产生了疑惑:这究竟是传教还是传销?最初,我怀疑校方举办文化活动的动机,于是揪出了传教,这下连传教的动机都要怀疑了。

      其实用奖学金来利诱传教的方式由来已久,中国近代史上的留学第一人容闳就曾经面对这样的问题,最终因为不愿传教而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此招百余年后仍在沿用,可见其在意志薄弱者身上必然屡试不爽。利诱尚能让中招者有所获益,那些在传教名义下的暴力所带来的就只有仇恨了。中国百余年的历史悲剧人人皆知,此处不再赘述,我要讲一件发生在南美洲原住民身上的故事。

 西班牙人在来到印加王国,约定地点与印加国王Atahualpa谈判,问其是否愿意皈依天主教并效忠于教皇,被Atahualpa当场拒绝,西班牙军队随即开火,击退印加军队,并将Atahualpa拘捕。之后,西班牙人以国王为人质,不断向印加人索要黄金,淳朴的印加人为了赎回国王只能一再顺从着不断供奉。等到印加王国倾尽国力,再无黄金可献,西班牙人决定将印加王处以火刑。印加人的信仰认为火会摧毁人的灵魂,国王一再恳求另换他法。西班牙人开出条件,只要接受洗礼,皈依天主,就可以将火刑改为绞刑。Atahualpa不得已接受条件,接受洗礼,可西班牙人最终仍在将其绞死后把遗体焚烧。

     传教士可以这样对皈依者背信弃义,对坚决不顺从者的残忍就更不在话下,当年无数死于火刑的科学先驱都是例证。宗教法庭与殖民者可以借着上帝的名义心安理得地在世界各地实施这种暴行长达数百年,读着这些惨绝人寰的故事,还有谁会相信这就是那个甘为众生承受一切痛苦的耶稣所创立的宗教呢?

    面对事实,传教士们仍然可以说自己的初衷是好的,打击“魔鬼”是为了拯救更多人的灵魂。那么请问,如果有不速之客在把你的私宅洗劫一空之后丢下一本圣经,你是要心怀感激地接受“拯救”,还是赶快报警,把这本带有盗贼指纹的圣经作为关键的罪证

     今天,宗教法庭早已退出历史舞台,殖民主义的铁蹄也渐渐停步,而教会的软暴力仍然在制造一个个人伦悲剧。为了让信徒世世代代为教会效忠,为数众多的教会,尤其是天主教教会要求信徒在生活中远离那些异教的朋友,并且不得与异教徒通婚。在美国,一些新教的教会仍在公然对抗科学,对其教徒进行洗脑。被教会攻击最多的非进化论莫属,面对博物馆里面铁证如山的出土发现,他们竟仍然能够“义正言辞”地说:“地球只有七千年,这些所谓亿万年的化石都是上帝埋在土里考验我们信仰的。如果你是真正的教徒,就不要被这些东西所迷惑。”前不久看见有传教者在文章中说中国人不接受基督教是因为他们迷信,随后对中国人的信仰进行了深入揭批。我不禁莞尔,“迷信”二字从他们嘴里说出竟会有这样意想不到的喜剧效果。

        在号称文明的今日,在好多号称文明的国家里,仍然有这样一群人在不断以莫名其妙的理由破坏他人的友情与爱情,把天资聪颖的人变成六根堵塞的废物。从这些把自己定位为基督徒的施暴者身上看不出一点耶稣的精神,他们的所作所为反而更容易让人想起那些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人。不知耶稣看到这些千百年来被记在自己名下的罪恶,他老人家又会作何感受呢?

 

                                            

谁在把基督教变成邪教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