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传统榜书网

[相册]A古代、现代传统优秀榜书.B传统书法论文C趙墨林榜书

 
 
 

日志

 
 
关于我

59年毕业任18中美术教师,书法家、画家。,有50多年的业余青年丶少年书法丶美术教学经验,荣获1979丶1999两届省青少年宫书法教师论文一等奖,书法论文丶点评常发表在全国书法月刊,创办墨林书画学校20'多年··启蒙多名学生成为学院教授丶艺校教师丶职业画象.他们己成为全国省市画家丶书法家.

网易考拉推荐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2017-04-11 14:26:00|  分类: a“草圣追踪”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教学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书法传奇 · 2016-01-06 19:40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

教学实录之七

-------------------------------------------------------------------------------------时间:2009年10月6日-7日

地点:杭州三塘兰苑

授课:陈振濂教授

整理:林光进

学员:沈赐恩、林光进、李祖戏、郑瑞、于钟华、李海宗、顾建荣、陈晖、周斌

------------------------------------------------------------------------------------

(10月6日下午 教学提要)

 陈教授:本次“草圣追踪”的学习主题:简略与强化

 简略(省略)就是对一个完整的汉字作一个破坏,作一个削弱,是作一个所谓“损补”中的“损”,使之简单化。但这个简略或省略使汉字简单化,是有规则的,这个规则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草法”。简略或省略必须要懂得草书的草法,这里所说的草法,实际上可以作两个方面的理解:一是规则,是指草书字典中的那些草法;二是在书写过程中的顺手点画,它有的时候是和字典中正规的草法是吻合的,有的时候是不吻合的。有一个典型的例子,80年代后期,有一次启功先生到杭州给各个博物馆的藏品作鉴定,当时有很多明清时期的草书里面有许多字认不出来,当启功先生告诉他们这些是什么字的时候,博物馆人士质疑有些字和草书字典中的草法不相符,当时,启功先生有一个说法,意思是说:明清以后的草法大坏,因为它里面有好多字是书法家顺手点画写出来的,如果按现在的草法字典来说,它是不规范的草书,至使后来的人要认识它显得非常难,甚至我们认为它可能是书写的错误。

 今天所说的“简略”,一是指艺术语汇上的简略,那就是先有一个草法的规则,字法的规则,然后对于楷书作一简略;二是指书写过程中的动作简略,它不是先有字形的规定,而是顺着书写的动作省略而作出的简略。以这两种不同的简略作为视角,我们回头看草书,大家要树立一个观念:千万不要以为草书从一开始就有一个非常严格的规则,然后后人按图索骥把这个规则找出来就可以了。实际上,草书开始的时候没有规则,我们现在看到的张旭《古诗四帖》、怀素《自叙帖》原来有很多字认不出来,后来是从文献中才得知这是什么字,才知道这个字还可以这么写,如果没有查到这个字,就根本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字。由此可见,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草书字典中的范例,在开始时它们绝对不是规则,而是先有前人这样写,然后把它归纳成规则,也就是先有写法然后规范成字典的规则,这和篆隶楷先有规则后有写法正相反。

 为什么说草书的简略是先有写法后有规则?草书书体的确定,它一直没有一个固定的脉络,在《草圣追踪》第一课,我们就有过“稿草”和草书之间关系的讨论,如果以“稿草”书作为草书起源,我们可以认为:篆书有“篆草”,隶书有“隶草”,楷书有“楷草”,篆书的草书是诏版,隶书的草书是章草,章草就是对隶书草书的一个简化。从“篆草”到“隶草”,从“楷草”一直到狂草,草书并没有被一个字体或一个书体所限制,可以这么说:草书横跨从篆到楷的所有书体。我们今天看草书是一个书体,古代人看草书不是这样的。如果是书体,它们怎么又是“篆草”,又是“隶草”,就是因为它都是“潦草字”,所有会有很多的写法,它不是一开始就有标准,而是顺手引带出来的造形。即使到了明清时代,草书已经成为一个标准的书体的时候,“稿草”的习惯还是在,还有许多书法家写出来的草书都是自己顺手编出来的。

 就书法的“体用”关系而言,篆、隶、楷、草都是“体”,只有行书不是“体”而是“用”,正是因为它是“用”,所以在“体”上不能独立于书体之外。但它应用的范围很广,书法者十之八九都要写行书,所以,你就不能因为它是“用”而忽视它;和篆、隶、楷相比,它有更大的“用”的成分。所谓的“体”它有一个根基,所谓“用”就没有根基,但它变化得很随意,以此来看草书,大家就会知道,从“篆草”到“隶草”,再由“楷草”到行草,大家觉得草书是“用”还是“体”?从演变的角度来说:它也是“用”的成分居多,但就它的结果而言,则是“体”的成分居多,这就是中国书法史的复杂性,我们很难用所有的东西标签化。行书是“用”不是“体”,把楷书写得潦草一点,写得流畅一点就是行书;草书本来是“体”,但在它的流变过程中却充分体现了“用”的功能。理解了这一点,就知道今天我们所背的“草法”规则并不是古已有之、一成不变的规则,现在的《草书字典》只不过是依赖现代技术手段,把古代字帖中的一个个字切出来,这一类的字典在现代都很容易做出来。但它是一个截面的结果,却不是历史。所以说:草书是一个流变的过程,《草书字典》中的标准字体由谁来确定,或者在哪个时代确定?这是一个难以确认的命题。汉代张芝是不是?他那个时代有没有必要去确立一个草书的书体?无法确定,张芝只是以“池水尽墨”的态度认认真真做学问;魏晋的钟、王肯定也不是在做我们所理想化的草书,他们只是在传递那种经典的规范书法。从这个角度来说:草书的简略或省略在历史上就有着非常大的自由发挥空间。

 古人靠什么来做到草书的简略或省略?简单地说:就是依靠写字过程中的技术动作来达到草书的简略或省略的目的。这个写字过程中的技术动作,不在文字意义上而是在艺术书法的意义上,是指我们在书法的挥写运动中的简略或省略。篆、隶、楷书先有一个标准的字范,然后可以“照”着写,写的时候的变化只能在标准字范的规则之内,比如:吴昌硕先生把石鼓文写的左低右高“拱肩膀”,当时还被人非议,说篆书怎么可以这样写?我们现在看来篆书也只能变成这样,你不可能把具体笔画变掉。而草书在挥写运动中的“顺带”,它的复杂程度是篆、隶、楷书所无法想象的,这种复杂的根本依据,是挥写的时候的动作和笔势,如刚才对衔接图片分析时提到的王铎草书中笔画的“逆接”,他的“逆接”方式是把笔画的笔势切断,让你觉得它“连”不起来,这个过程不是字形(空间)造成的结果,而是挥写过程(时间)所造成的结果。当然,挥写的品质有高有低,如果回头来看草书,离现在越近,比如明清时期的草书,书写很“顺手”,点画很有习惯;越是这样我们越是感觉离我们的需要越远;比如唐代的草书,象张旭《古诗四帖》,你猜不透它的点画怎么写,它没有固定习惯的,一旦产生异样的书写方式,你可能会觉得不顺,而它反而被奉为我们的“经典”。在对简略或省略的研究中,什么品质的书写习惯是我们“草圣追踪”所需要的?是非常固定的墨守几种语汇的书写习惯?还是“天马行空”式的“无所沿循”的非固定书写习惯?我们现在看怀素《自叙帖》、张旭《古诗四帖》,就会发现它们有一种“无所沿循”的习惯,这种习惯所表现的技术宽度显得无法预测,而后来的王铎和徐渭,以及再往下看的一些草书,你就会发现他们是我们可以预测、可以控制的习惯,我们能够预测到它的技术走向,这两种习惯方式造成了草法的挥写品质的高低。

 怎么样做到简略或省略?通俗地说:就是把一个非常复杂的结构怎么样写简单。原来,一个汉字结构很复杂,它不只是楷书结构复杂,就是行书结构,虽然有稍稍连带,但也是复杂。从楷书和行书的复杂走向草书的简略,只是把笔画减掉,比如把原来的五笔减为一笔,这是在做减法,但是这个减法做完了以后,它对于整个字形而言,有没有其他的变化,会不会带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结构变化?比如:篆书的“嗣”字有六根竖笔,如果现在把它减成两个竖笔,它不只是六减四等于二,而是带来新的视觉图形变化,带来了注意力和空间构造的相应变化。原有六个竖笔忽然变成了两个,线条的密度减少,二根线条的受关注点比原来六根线条的受关注点更加集中,换句话说,你对二根线条的关注要远远大于对六根线条的关注,当然这是一个简单的换算。看一件作品,它的审美视点要求千变万化,如果我们的关注点从分散到集中,那么简略或省略的背后,实际是强化,也就是说一个很复杂的结构,你在看它的时候,你的关注点可能不在一根线条上,当它简化成几根很简单的线条的时候,你对线条品质的期望值一定会比原来要求更高,所以,这个强化和省略或简略其实是相辅相成的,这就要求每一根线条都要有很高的质量要求,因为,简单结构会让大家的关注点显得更加集中。复杂的结构会使对线条的关注弱化,复杂的空间结构,它会有许多横竖笔画穿插其中,空间的分割会转移掉一部分对线条的注意力,所以,看线条时你只有百分之四十的关注度,当线条简略以后,对线条质量的关注度就会上升,它也许会从原来百分之四十上升到百分之八十。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把行草书的线条单调重复视作一个毛病,但奇怪的是:在写《峄山碑》这一类铁线篆的时候,没有人说这个单调重复是毛病,如果写的不均匀反而有问题;在写隶书、写楷书的时候,如果不写得重复,会让人觉得你的功力不够。为什么到了行草书中,单调重复是问题是毛病?行书的重复已经让我们不能容忍,草书如果重复更是“惨不忍睹”,为什么?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简略或省略和强化的关系,你别以为简略或省略很“便宜”,其实对线条的精度要求更高,笔画越少越难写,而且结构越难把握。当字形简单,线条连贯加强了以后,重复成为“致命”的问题,所以,任何一种简略都是和强化互为因果的,有简略一定有强化,草书简略结构的背后就是强化的线条;篆书强化了复杂的结构,它就可以是简单的线条。

 学习草书要掌握这样一个基本点:就是要用最丰富的线条,表达最简单的结构。线条的背后是用笔,线条是结果,导致这个结果是用笔过程。就是我们所说的技法,这是一组非常清楚的关系。简略的线条,它的背后一定是一个复杂的结构,草书与之正相反,草书是简略的结构背后一定是丰富的线条。站这个立场上回顾魏碑学习,魏碑是楷书,相对来说它有一个复杂的结构,可是,我们在这个复杂的结构中找到了一个石刻的语言,就是“斧凿之迹”,而唐楷的行笔从起笔藏锋到收笔回锋,它的“起行收”非常简单,因此,线条重复单调。魏碑线条的最大好处是凿刻的工匠没有唐楷“起行收”的概念,他不可能按照书写的顺序进行凿刻,所以,写魏碑的一个最大的好处,是打掉你长期形成的“起行收”的书写习惯,线条中段的“一笔三过折“的动作是石刻的动作,而不是书写的动作,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要用魏碑的方式写魏碑,而不是用唐楷的方式写魏碑。以此为例,我们现在写草书,也要避免用唐楷的方式写草书,动辄就是唐楷的“起行收”,对于今天我们所提一般认识而言,哪一笔线条的“起行收”做得越地道,做的功力越深,但对我们学习的草书而言却是一种负面的效果。“起行收”在刚开始学书法的时候是必需的,没有这个基础,就可能难以理解它所反向的现象,我们应该先有所谓的正规现象,才能理解与之相反的现象。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图例

 我们今天所做的“草圣追踪”和以前所做的“魏碑艺术化运动”,其实在做同一件事,就是在掌握了“起行收”的规则以后再推翻它。没有掌握“起行收”的规则,字写得不象样子;掌握了规则,但“墨守成规”始终只是“平庸无奇”,这其中的突破就是我们用魏碑的方式写魏碑,魏碑是这样做,草书应该怎么做?就是草书在书写过程中的省略和强化,越不象唐楷的“起行收”的方式,这个草书越可能是草书,越象唐楷,越不是草书。

对于这样的分析,我们用图例来进行印证,在张旭、怀素、王铎三种草书中,王铎的草书最象唐楷,为什么说他象唐楷,是因为它的每一根线条的起笔和收笔都做得非常周到;怀素的草书象不象唐楷?应该说他有潜在的楷书意识,比如:他如果完全没有楷书的意识,他的一些转折和停顿就做不出这样的效果,唐楷的意识他有,但在线条表现的时候,草书就是草书,他没有每一笔的起笔收笔,如果没有起笔和收笔的意识,线条的停顿和转折就与一个完整汉字结构字形无关,他就没有楷书的笔画“起行收”,也没有楷书字形完成后必然会有的停顿。所以,越不象楷书笔画和字形就越是简略或省略。结构简单就一定要让它线条复杂,线条复杂不一定就是粗的线条,线条复杂不复杂,是要看它里面有没有楷书式笔画,楷书的“起行收”越多,线条的复杂性就越弱。

(10月6日下午 课堂练习一)

教授:简略(或省略)和强化是本次课程的主题,同学们按照自己的理解做一轮练习,练习要求:临帖时字形要准,线条的质量要高,特别要注意王铎、张旭和怀素草书线条的不同质感以及背后的用笔技法。

【作业图例】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练习①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练习②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练习③

分析及讨论

教授:针对简略和强化,大家做了一个针对性的练习,我对练习作业从感觉上提出一个问题:对简略和强化这一课题,大家关注的重点在哪里?也就是说:同学们在练习时是对强化的部分关注的多,还是对简略的部分关注的多。

沈赐恩:我是对强化的部分关注多一点,我认为:草书的简略,既然我们已经把它当作是草书的规范,我们在临帖的时候,只能按着它的字形结构来,因为它是范本,简略是它的已有规则,是自然而然的事,所以不会把关注的重点放在这个上面,而线条中丰富的变化相比之下更能引起我们的注意,这样也做到了结体简略而线条丰富,所以,我们往往关注草书强化的部分。

 顾建荣:关注强化比较多,我觉得强化线条才有丰富的线条质感,对简略关注就少了一些,是觉得简略相对来说比较固定。

 陈教授:从作业来看,大部分同学写的是张旭《古诗四帖》,因为那里面简略的内容不是特别多,草书的简略对于这个字帖来说不是最有特点的,但是,它的某些特殊笔画的强调却做得最好。现在大家强化的是有形的线条,是指某一线条突然顿挫变化,这个变化比较直观。你可以认为这是强化,这是现在比较容易的理解方式,但是,如果要做进一步的深化,我觉得怀素《自叙帖》中有很多看似很细的线条,它的强化意识也很突出,它更能体现简略和强化关系,这个需要我们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地深入下去。

 就张旭《古诗四帖》而言,它也有非常典型的简略例子,它是一种简略的方式,把复杂的结构和线条写得非常简单,我们所说的复杂和简单,就是要做这样一个对比:凡是点画非常到位的“起行收”,这样的方式是不简略的,而在书写中的笔势引带会把它处理得很简略。从这个方式来看字帖,比如“严”字的最后一“点”,其实它是一个捺笔,如果是唐楷中的捺笔,它的“起行收”会有三四个动作,而到了这里,这三四个动作最后却只剩这样的“一蹭”,从“起行收”归纳到一个简单的一笔,它就是一个简略方式。比如这个“文”部分,如果按照标准的行书写法,它的笔势至少有两个方向,而且在这里面横和竖是转是折的变化还是个未知之数,而字帖中就这么拖下来,它是简单而不是复杂,它也是简略的一个特点。作为结构来说,它用了最简单的方式进行构成,但如果线条功力不够,这个简略肯定不行。它会把结构越写越简单,但最终靠线条的本事来撑住它,然后让你出乎意料:这个字还可以这么写?居然还可以写得那么好?这就是线条的力量。

 对于简略和强化,大家关注的都是强化,但在我看来所有的强化都是“有我之境”,而所有的简略都是“无我之境”,在练习技法的时候,会比较多地去关注强化,因为强化更容易发现也好表达,但你在把握整个字的气息以及草书一些很经典的技法的时候,其实我们要找的是“无我之境”,要看到它的简略。但有一点,如果我们线条的功夫不到家,简略也是站不住脚的。怀素《自叙帖》的线条是简略和强化的典型范例,这是“一等一”的功夫,是“独狐九剑”,这个功夫实际是告诉我们“至简”就是“大美”。 就技法而说,张旭《古诗四帖》和怀素《自叙帖》比较,怀素的更难,它难在“至简”,它是一个“无我之境”;如果和以唐楷方式写草书的王铎相较,王铎的草书技法显得更容易,当然,容易写并不是说这个线条的质量不高,它的质量也很高,但两个“高”的难度不一样,大家同样在做自由体操,难度系数不一样,大家同样在跳水,难度系数不一样,跳的水平技术动作都很好,可是打出来的分是不一样,因为难度系数可能更大,这里面会有一个“阶梯”。

 怀素《自叙帖》有强化的部分,也有简略的部分,比如“至简”的部分以“江岭之间”这一组字为例,虽然全是细细的 “钩”的线条,但能写到这样一个质量水平,就足可以证明他是大师。对于简略和强化的学习和理解,初学的时候,是往复杂的方向走,往强化的方向走;但领会和理解了这个字帖真正好的技法是简略而不是复杂以后,任何复杂现象其实都是“万花筒”,都会迷惑你的眼睛的。而任何本真的东西都在于简略。对于“至简”,同学们还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可能一动笔就不对。其实,简略和强化有一个辩证关系,这个辩证关系还需要强调:现在练习是从“有我”开始,从“有”到“无”。从“有”到“无”是一个普通的规律,这个规律很正常,现在马上进入“无”的状态肯定做不到,但是必须明白,我们的目标是“无我”,现在“有”只是我们的一个阶梯。一个得道高僧的“无”和三岁小孩的“无”是两回事,它需要一个人生的磨炼,对他来说,要不断地先找“有”,找到了“有”以后,最后进入到“无”。我们最后目标是“简略”,目的就是最后要进入这个“无我之境”。


(10月6日下午 课堂练习二)

 第二轮练习有一个统一的作业。作业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最符合唐楷规则的草书,把最容易的王铎草书先掌握;第二个阶段是比较远离唐楷规则,但是它的点画还能把握,如张旭草书;第三个阶段是回归到寂静,但它是最高的境界,是最后走向“虚空”的怀素草书。作业分为三组,从王铎、张旭和怀素字帖中找出相近的字形为一组,按照下面的练习方法的展开:不断的简略,不断的强化。中间如果有一个过度,我觉得王铎到张旭中间应该还有一个黄庭坚,如果先有王铎,再有黄庭坚,再有张旭,最后有怀素,有这个一个过度,对简略和强化的过程,大家就会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目前的强化还只是形的强化,其实在我眼里,怀素那几根看似简单的线条是最厉害的强化,它并不是我们所完全理解的简略,其实它的形是简略的形,它那个手上的功夫却得到了无比强化,就是说:你控制笔的力量和能力是非常强,它给你最后的效果是非常简略,效果越是简略,你的控制能力越强。

【作业图例】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图例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练习①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练习②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练习③

作业点评

 陈教授:简略和强化的主题在作业里体现得还不明显,虽然有四种不同的字帖,但这些用笔的动作有点象,当然,选择的字形也不是很典型,这种笔画特殊的强化处理不是很好,象这样的作业评判,主要看你的线条区别在哪里。

作业①(顾建荣),线条太粗糙,流畅度不够。书写的速度要不一样,说到底是用习惯在写字?还是看到字帖是什么你写什么?如果你观察到的字帖不一样,你写出的应该也是不一样的,这要随时作出调整;如果以习惯的方式在写字,不同的字帖都会统一到你的书写习惯之中。起步的阶段和临帖还是写字,它会决定你后面很长一段时间的意识,你一定要注意你的弱点在于“书写习惯”,字帖反差本来是百分之一百,到你的笔下只剩下百分之三十,其他的百分之七十是你用习惯把它统一起来。我们下一辈的学生现在有了一个很好条件,他们从一开始在没有养成习惯的时候,面对着是大量不同的字帖,今天写这个、明天写那个,没有形成自我的书写习惯。对我们来说,观察与表达和长期养成的习惯,它们完全是两个不同概念。观察,是看出去什么样写出去就什么样,和我的习惯无关。但这件作业的线条我觉得虽然有点变化,只不过这个圆一点,那个方一点,但是动作还是一样,没有什么差别。

 把三四个字帖放在一起写,或多或少会带有一些习惯,能不能分得开,是判断专业和业余学习的标准。能否区分它们线质的不同,是书写习惯和非书写习惯斗争的结果,当然对每个人来说,它又是一个相互之间最大的矛盾。没有书写习惯会写不成字,通常有习惯的人写字成形能力很强,一开始学写字都会有一个很强的欲望,要赶紧写好这个字,在挥写的时候马上可以用这个字。但这个感觉一旦定形了以后,后面再回过头来判断字帖的细节变化,表现不同的写法就很难,一个人用一辈子或十几年养成的一个习惯,要在几分钟内书写几个不同的字帖,先不说能不能看懂,就是脑子也转不过来,手也转不过来。

 作业②(于钟华),还不能让我看到简略和强化的表现,象张旭《古诗四帖》的线条不能这样流畅,它是有点涩的,也不是这么滋润,如果这样的线条放在王铎里面还可以,作业写得都很平,我觉得需要突出的部分不够突出,比如“难”字的头部,它成了一个普通的部件,然后这个部分还很空。有些细线条开始有感觉了,要知道这里面有好几个动作,你在做的时候,线条以后的整个字形其实在这些转折中既是形又是线,而且这类的线条在简略和强化的主题中,它的骨力是很丰厚,而作业中太软、太流畅,笔要随时随地停得住。作业的问题,说到底是对字帖的反射能力不够,看得出来而写不出来。

 我们现在在讨论作业时,有一个现象其实又回到原点,这就是临帖不准,临帖不准在这里讲了十年,针对临帖不准,原来给过大家一个原则,当然,我们不可能临得百分之百的准,但你宁愿夸张它而不能忽略它,做得过分,虽然是你掌控得不好,但我知道你至少是看懂了,如果做得不到位或者忽略,我以为是你看不懂,现在夸张得很过分,后面还可以扳回来。

(10月7日上午 课堂练习三)

 陈教授:这轮课堂练习分为二个阶段三个步骤:第一阶段是集锦的练习,第一步先从最简单的字形开始,第二步再到复杂的字形;第二阶段是字组练习。

 第一组练习:从草书字典中选一个“不”字,按照字典上这个字的不同字形,先把笔画写顺,然后按照你所理解的王铎、张旭、怀素和黄庭坚的结构和笔法写出四个不同的“不”字。

 第二组练习:从草书字典中选出“极”字,它有多种写法,环绕很多,结构很复杂,把它线条的环绕和结构关系先搞清楚,然后按照第一组的方法写出四个不同的“极”字。

这个练习不需要大家有很大的量,大家要注意完成速度。

【作业图例】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练习①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练习②

 陈教授:作业①②(林光进),目前还只有七十分的水平,不是最好的,但是感觉已经出来了,而大部分的同学感觉还没有出来,用笔如果能有很快转换的本事,给你一个草书字形你就能随手变化出来,它最后的指向不光是临帖的能力,还有创作的能力,随手挥洒就是这样的本事。有些字典中的草法有很多是行书的写法,换句话说草书和行书的边界是不大清楚的,但你要知道一个草书的写法,只要稍微一变化,就是另一个草法,这样的练习要多做,做多了,这个能力就能培养起来。

 笔的“弹跳”在张旭草书中不大有,张旭草书的用笔是不“弹跳”的,它线条都是这么“擦”出来,作业中右下的字就有这个线条的感觉。“擦”的这个写法在张旭草书中运用较多,还有忽然在线条的某一段突然出现一个小顿,作业虽然做得不好,但这种意识有了,最典型的是“不”字的最后一笔,如果平常做法是一笔出去,它到这里反而做了一个停顿。这些笔画走得非常艰难,走得很别扭,笔在纸上不断的拧来拧去,如果写左边的这个,则完全是怀素那种圆润的钢丝般的线条,把这几个线条放在一起,其实已经有了感觉,因为写这些线条的动作、速度和行笔的方式都不一样。其他同学给我的感觉是在用同一种方法在写不同的线条,写的感觉都一样,现在先要从感觉开始做起,三个字三种感觉,千万不能是一个感觉,如果是一个感觉,证明你还是用自己的习惯在写字,这个作业虽然准确度不够,但三种线质的感觉已经出来,如果形比较准,这个字就差不到哪里去了。

 许多同学一到写不同质感的线条,又回归到自己的习惯中去了,看字帖的时候也知道它们的差异性,知道它们之间的不一样,但写的时候又回去了,现在要找到不同的表达方式。经典是不一样的,现在是大家太习惯了,我觉得还是一个“同一”的问题,书法是什么,就是这么一根线条,不象画又有颜色,又有形象,又有明暗空间;如果这根线条玩不好,你就始终是在书法的门外兜圈子。

第三组做字组练习。从怀素《自叙帖》中选“气概通疏”这一组字,写三行,第一行是怀素的线质,第二行是张旭的线质,第三行是王铎的线质,练习要求:一、字形和字与字的关系要准确,该紧的地方紧,该松的地方松,二、线质要有不同感觉,张旭就是张旭的写法,怀素就是怀素的写法,王铎就是王铎的写法。

【练习图例】

【草圣追踪】陈振濂大草研究班教学实录之七 - 中国传统榜书网 - 中国传统榜书网

(10月7日上午 学习体会)

 陈教授:针对简略(或省略)和强化这一主题,以及我们的课堂练习,同学们说说自己的认识和体会。

 顾建荣:陈老师要求我们用四种草书字体写同一组字,要把不同的线质写出来,而且字形还要写得准,我觉得难度很大,但是难度大对学习的进步肯定有好处,我们平时这方面做得不够,这是专业的做法,我们现在向专业靠拢了,这个方法很好,以后自己还要加强学习,把四种字帖掌握住,把字形写扎实,还要能把线质区分出来。

 郑瑞:线质的不同表现存在着很大问题,我的作业把三种草书字体写成了一种,线条的区分程度不够,尤其是王铎和张旭,在没有字帖在手的时候很容易把它们写成一样,这个一样其实什么法帖都不象,只象自己的东西。

书法传奇(Shufachuanqi)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