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传统榜书网

[相册]A古代、现代传统优秀榜书.B传统书法论文C趙墨林榜书

 
 
 

日志

 
 
关于我

59年毕业任18中美术教师,书法家、画家。,有50多年的业余青年丶少年书法丶美术教学经验,荣获1979丶1999两届省青少年宫书法教师论文一等奖,书法论文丶点评常发表在全国书法月刊,创办墨林书画学校20'多年··启蒙多名学生成为学院教授丶艺校教师丶职业画象.他们己成为全国省市画家丶书法家.

网易考拉推荐

“道法自然”与自生自发秩序  

2017-10-12 08:05:33|  分类: 自成自发秩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法自然”与自生自发秩序

匡安荣 

上海证券报编辑

提要:“道法自然”是道家的经济思想,它强调万物的自化。而从重农主义的“自然秩序”到亚当·斯密的“自行调节的自然秩序”再到哈耶克的“自生自发秩序”分析中得出,作为“道法自然”的中国古代第一哲学与“自发社会秩序”的经济学第一原则有着惊人的一致性。“道法自然”与自生自发秩序都强调经济发展的非计划过程。只要能够依照其自发自生的秩序运行,就可以实现人类社会内部的及人类与自然界的和谐发展。

主题词:道法自然、自生自发秩序、经济自由、经济思想

我国已故经济学前辈许涤新先生曾在论及“道法自然”的思想时认为,“这是道家的经济思想。道家从自然哲学出发,主张经济活动应顺从自然法则运行。[1]笔者对此深表赞同,并认为“道法自然”,在经济活动之中就表现为顺应自然法则运行,在于经济活动本身存在“自化”,亦即是西方经济学所探讨的“自然秩序”、“自行调节的自然秩序”和“自生自发秩序”。

一、“道法自然”强调“自化”——自生自发秩序

《道德经》首章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缴。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显而易见,本章所说的“道”,是指一切存在的根源,是自然界中最初的发动者。它具有无限的潜在力和创造力,天地间万物蓬勃的生长都是‘道’的潜藏力之不断创发的一种表现。[2]

《道德经》对这种“道”最典型的描述是:“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正因为“道法自然”,自然的过程是自生、自长、自发展、自复制的过程。对于这样的过程,任何干预都可能违背自然之道,唯有“无为”才是最合理的。因而“道法自然”即“无为”,即任生物、社会自然生长发展。侯外庐说:这里所谓天、地、人、自然诸观念虽然蒙混,但是人的社会秩序适应物的自然秩序,这种关系却表示的十分明白。

老子云:“万物将自化”(《道德经》三十七章),“万物将自宾”(《道德经》三十二章),万物“莫之命而常自然”,(《道德经》五十一章)“民莫之令而自均”(《道德经》三十二章)。自化,自宾,自均,都是自然。又说,“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道德经》五十七章)。“天下将自定”(《道德经》三十七章)。“天下”就是社会,“圣人”代表国家。社会,国家,作为集体,其意义在于实现民自化,民自正,民自富,民自朴。好静,无事,无欲,都是无为;自化,自正,自富,自朴,都是自然。总之是圣人无为而民自然。圣人无为是圣人之自然。万物都是自己如此,因为万物的实际存在,都是一个一个的个体存在。每个存在,都是一个“自”。每个存在的状态和变化,都是“自然”。前面说:“社会,国家,作为集体,其意义在于实现民自化,民自正,民自富,民自朴。”简而言之:集体的意义在于实现个体。总之,老子所向往的自然是总体与个体相协调的自然而然的和谐状态,是合乎人类理想的秩序,是个体的自主性和整体的有序性的统一,是个体之间较少相互冲突和抗衡,整体上较少外来强制和压迫的秩序。这是一般人都会接受和向往的理想秩序,与一般人所不同的是,老子把这种理想秩序叫做“自然”,当作中心价值,并提出显示这一价值的理论根据和方法。

在庄子那里,“‘道’无终始,物有死生,不恃其成。一虚一满,不位乎其形。年不可举,时不可上。哨息盈虚,终则有始。……物之生也,若骤若弛,无动而不变,无时而不移。何为乎,何不为乎?夫固将自化。”(《庄子·秋水》)万物的“变化日新”(郭象语),并没有什么他力的促使,乃是各物依据着自身的状态而运行而发展。“固将自化”,便是说万物原本是自行变化的。这种说法,显然是强调了万物的自发性。

“道”和万物的关系,在《庄子·知北游》的一段说得很清楚:“夫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形本生于精,而万物以形相生。故九窍者胎生,八窍者卵生。……天不得不高,地不得不广,日月不得不行,万物不得不昌,此其‘道’欤!”庄子认为自然界的一切状况,都是它的自身原因形成的。在《庄子·田子方》和《庄子·天道》篇也有相同的说法:“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之自明。”(《庄子·田子方》)“天地固有常矣,日月固有明矣,星辰固有列矣,禽兽固有群矣,树木固有立矣。……循‘道’而趋,已至矣。”(《庄子·天道》)

万物的自然性与自发性的观念,亦见于《庄子·天道》篇的开头:“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帝道运而无所积,故天下归;圣道运而无所积,故海内服。明于天,通于圣,六通四辟于帝王之德者,其自为也。”明于天,通于圣,达于德,最重要的乃归结到“自为”——任各物自动自为。

“固”和“自”含有本然性之意。这是说自然界各类事务所呈现的特殊性乃是其自身的本然性与自然性的结果,从各物的“自高”、“自厚”、“自明”看,庄子强调各物的自性,从这层意义上看,各物的自发性就是“道”。循“道”而行,就是以自然而行。

 

二、自生自发秩序强调经济发展的非计划过程

(一)重农主义与自生秩序

所谓“重农主义”,是18世纪中叶在法国产生的一种社会和经济学说,其奠基人是魁奈(Francois Quesnay)。在法文中,“重农主义”一词为physiocrats,由‘“自然”和“主宰”两个词组成。因此准确地说,称之为“自然主义”或“自然主宰主义”更为合适一些。不过由于它“把土地产物看作各国收入及财富的惟一来源或主要来源”,故被斯密冠之以“重农主义”(Agricultural System),杜邦( P.S. Du Pont de Nemours)则直截了当地把重农主义定义为“自然秩序的科学”。[3]

重农主义的理论精髓就在于它的“自然秩序”学说。它认为,人类社会存在着两种秩序,一种是“自然秩序”,另一种是“人为秩序”。前者是合乎自然本性和人类本能的,因而是自然的和合理的;后者违反自然本性和人类本能,因而是不合理的。

在重农主义者看来,“自然秩序”是上帝为了人类的生存和幸福而安排的一种关于社会和自然的秩序。“人为秩序’倒是随着不同国家和不同时代而变动的人类社会的实际状态;二者是否一致,要看人类是否认识“自然秩序”的安排。如果人类认识了自然秩序,并依据这一秩序的原则来组织社会,社会就会兴旺发达,反之,就会陷入疾病状态。当社会陷入疾病状态时就需要进行治疗,即实行社会改良,使之回到自然秩序上来。自由竞争就是医治社会病态的最好手段。在他们看来,“文明社会只是自然秩序的一面镜子”。[4]

依照重农主义的观点,在经济管理上,只能实行“自由放任”的原则。在他们看来,经济生活是受自然规律调节的,因此国家不应对经济事务进行干预,而应放手让社会成员去追逐个人利益,并在此过程中实现利益的最大化。据说,法国王太子曾问魁奈:“如果你是国王,你会干什么呢?”魁奈回答道:“什么也不干(Nothing)。王太子又问:“那么谁来统治呢?”魁奈很干脆地说:“法则(The law)。”有趣的是,重农主义者把中国古代的皇帝作为实行“自由放任”政策的典范。在他们的笔下,中国古代的皇帝自命为“天子”,以“天命”即“自然秩序”的代表自居;他重视农业,但只是每年象征性地举行一次“扶犁种地”的仪式,而实际的农业生产活动却任由老百姓自己打理。在魁奈的劝说下,法国国王甚至也亦步亦趋地举行了这种理想化的“籍田”仪式。实际上,中国古代的管理智慧正是18世纪法国重农主义的重要思想渊源。而“自然秩序”学说与老子“道法自然”的哲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5]

(二)亚当·斯密与自然秩序

萨缪尔森说过:“亚当·斯密最伟大的贡献是他在经济学的社会世界中抓住了牛顿在天空的物质世界中所观察到的东西,即自行调节的自然秩序。” [6]亚当·斯密本人认为,“经济世界的宏伟的轮廓并不是按照一个完全从一个组织者的头脑中想像出来而由一群明智的人审慎地加以执行的计划描绘出来的,而是由一群人遵照完全没有意识的本能力量的命令策划的无数行动描绘出来的。”[7]推动人们行动的力量就是“每一个人改善自身处境的自然努力。”[8]由于制度是在众多的人追求自身利益时逐渐形成的,就必然会在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均衡、达成社会和谐的同时,使每个人的利益都比在没有制度的情况下有所改进,因而自然形成的制度必是最好的制度。“看不见的手”的机制刺激每一个追求自利的人朝着不同的方向努力,大量的、分散的个人努力的结果,导致了内在和谐的、具有内在稳定性的秩序。

现代福利经济学以数学模型严格地证明了在一定的条件下,由追求最大化利益的个人组成的市场是帕累托有效的,它可以形成一种和谐的秩序,从静态意义上说,就是每种商品的供给等于需求,而建立这种秩序的手段就是靠自由竞争形成的价格。这样,每一个人都实现了自己的最大利益,消费者获得了最大的满足,厂商获得了最大利润,同时他们各自分散(信息、决策两个方面)的努力又导致了一个和谐的结果:每种商品要买进的恰好等于要卖出的,这样一个体系的确堪与牛顿的宇宙体系相比,在那里,导致和谐的是神秘的引力。亚当·斯密在其《国富论》中描述的分工和交易就是一种这样的秩序。在《国富论》一开头,斯密描述了分工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好处,接着他分析了分工这种秩序产生的原因。他认为,分工所带来的好处并不是人们对这好处的直接追求而得到的,而是通过了“交易”这个迂回。但交易这种倾向是不是人之理性的必然结果,亚当·斯密存而不论:“这种倾向,是不是一种不能进一步分析的本然的性能,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不是理性和言语能力的必然结果,这不属于我们现在研究的范围。”有研究者进一步认为,这叫做分工的内生演进,这是指一种动态机制在任何经济参数都不发生外生变化时,分工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自发地演进。用动态全部均衡描述分工的内生演进,不但意味着分工的自发演进,还意味着这个自发过程并不是一种物理或机械过程,而是每个人从自利出发进行动态最优决策,而互相冲突的自利决策交互作用后,产生出一种所有人都不得不接受的后果。这种后果并不会静止不变,而是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演变,而这一演变过程同样也是人们动态自利决策交互作用的后果。所谓自发演进,并不是说与人的决策无关,而是说没有任何个别人可以完全操纵这个演变过程。人们的动态自利行为,就是权衡种种两难冲突以取得最优折衷。这些自利动态决策在市场上交互作用,也会产生各种市场上的两难冲突。自由竞争、自由择业、自由定价也会折衷这些市场上的两难冲突而产生动态均衡。在这种动态均衡中,各种经济变量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自发演变。就个人的经济自由权利来讲,一方面,它具有反干预的特点,它不是某种法律上的规定,而是一种自然法,是法外之法。这种自由是一种自然生成过程。另一方面,它又具有反强制的特点,它不是在执行别人的什么意志。我们已经熟知亚当·斯密的《国民财富的性质与原因的研究》中所阐述的“看不见的手”原理,却常常忽略他在另一部巨著《道德情操论》的关于棋子的论述。正是针对当年某些社会改革家们的狂想,亚当·斯密才郑重地描绘到:“在政府掌权的人,容易自以为非常聪明,并且常常被自己所想象的政治计划那种虚构的完美迷恋不已,以致不能容忍它的任何一部分稍有偏差。他不断全面地实施这个计划,并且在这个计划的各个部分中,对可能妨碍这个计划实施的重大利益或强烈偏见不做任何考虑。他似乎认为他能够像用手摆布一副棋盘中的各个棋子那样非常容易地摆布着偌大一个社会中的各个成员。他并没有考虑到:棋盘上的棋子除了手摆布的作用之外,又存在别的行动原则;但是,在人类社会这个大棋盘上每个棋子都有他自己的行动原则,它完全不同于立法机关可能选用来指导它的那种行动原则。如果这两种原则一致,行动方向也相同,人类社会这盘棋就可以顺利和谐地下去,并且可能是巧妙的和结局是良好的。如果这两种原则彼此抵触或不一致,这盘棋就会下得很艰苦,而人类社会必然时刻处在高度的混乱之中。”[9]斯密所谓“在人类社会这个大棋盘上每个棋子都有他自己的行动原则”,就充分说明了经济发展的非计划过程。在学术界和政界颇享盛名的埃里克·罗尔在评论斯密时指出,“在奇妙的1776年……那年的3月9日,亚当·斯密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出版了……几个月后在费城签署了《独立宣言》。乍看起来,把一位苏格兰伦理学家的立论严谨而内容复杂的两大卷四开本著作和托马斯·杰斐逊的简短而有力的战斗号令联系在一起,可能显得奇特。但在它们之间的确有非常紧密的联系一把它们连在一起是非常恰当的。”罗尔认为,这种联系表现得最明显的,是亚当·斯密专门论述跟美洲和东印度殖民地贸易那些部分,是斯密支持美洲殖民地脱离英国的言论。其原因在于:“鼓舞亚当·斯密的基本精神,正是新共和国的建立所依靠的精神。这两者都诉诸‘自然秩序’或‘自然法则’。”[10]

三)哈耶克与自生自发秩序

提到哈耶克,人们会联想起《通往奴役之路》这部名著:不过,对于经济学者而言,可能会更重视他所强调“自生自发秩序”。哈耶克曾经用生动的譬喻,阐明“自生自发秩序”这个概念:在村落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水池;村民们去汲水的时候,要穿过一片树林。虽村民们各自行动,谁也没和别人讲好;可是,经过一段时间,树林间会自然形成一两条小径。没有人规定非走这一两条林间小径不可,不过小径一旦形成,没有杂草乱石,大家都自然而然的循径而行。哈耶克认为,在人们经济活动的领域里,“林间小径”的现象也一样成立──毋需政府管制或指挥,人们会在交往互动里,逐渐摸索出一些自然形成的秩序。哈耶克指出,自生自发秩序的理念是自由主义社会理论的核心概念,或者说社会理论的整个任务,乃在于这样一种努力,即重构存在于社会世界中的各种自生自发的秩序。[11]在哈耶克对自生自发秩序的界说中,有这样几个因素特别引人注目:(1)个人的至高无上地位;(2)自发性;(3)秩序性;(4)自我调适性。这与“道法自然”的分析思路极其吻合。1966年9月哈耶克在Mont  Pelerin  Society东京会议上作了题为《自由主义社会秩序诸原则》的著名演讲,当谈到他的自发社会秩序理论时,他引用了《老子》第57章的诗句: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他认为,《老子》的这句话代表了他整个深邃繁复的“自发社会秩序”理论的精髓[12]

在哈耶克的理论体系中,秩序性由自发行为在自我调适的过程中形成,这种秩序是个人行为和个人自我决定与负责构成的秩序。这是哈耶克把市场经济运行秩序理想化并把这种理想化人为扩展(扩展到政治生活、思想意识和日常交往等领域)的结果。哈耶克认为,自生自发秩序的认识论前提是承认人的无知,当苏格拉底以德尔菲神庙上雕刻的箴言“承认人的无知”自律和教育他人时,他便达到了人类的最高智慧境界。何以如此?因为人非全知乃铁证如山的事实。如果认为人的知识是完全的,那么,这不仅必然与事实严重背离,更为重要的是会导致人的狂妄以及由狂妄而来的空想性计划体制和为计划体制运行而来的对他人的专制。从这一思想前提出发看待历史,必然的结论是:文明确为人为产物,但绝对不是刻意设计的结果。既然人是无知的,必然产生一个问题:人如何应付与未来生命攸关性相联的当下情势?或者说,在承认人无知的前提下,他如何生存?哈耶克认为,解决问题的途径有两条:一是对成功者的模仿;二是试错。哈耶克认为,试错的前提是人的自由,更进一步说,试错的质量与程序如何,关涉到文明的发展与维系,而发展与维系的根本性前提是社会为对未知的探索提供了多少机会。哈耶克利用这一思想前提去探讨历史,得出的结论是:文明的停滞,根本的原因在于自视有知者扼杀他人对未知的探索,而文明的延续和进步,实在是得益于社会统治力量始终无力全部控制社会。杜维明认为将哈耶克“Constitution of liberty”翻译成“自由宪章”是一个很好的翻译,“宪章文武”的宪章。这里面有constitution的意思,即自由,由市场所造成的景观,是人的理性永远无法充分了解的,它有一套内在的机制,它有自然生发的内在的秩序,不是通过政府干预和搞任何意义的社会工程所能预见的,所以他基本上反对任何形式的政府干预,他用constitution的意思是在表面的混沌中存有内在的秩序,这个信念他是非常强烈的,否则他就不是哈耶克了。[13]G.C.Roche指出,“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要感谢哈耶克的洞见,是他使我们现在认识到自由与社会组织的密切关系以及自由与法制的密切关系”,因为“‘自生自发的秩序’概念是哈耶克最伟大的发现,亦是其法学和经济学的根本原理。这项发现可以追溯到亚当·斯密及其‘看不见的手’的比喻,亦即认为‘市场’是人类社会内的陀螺仪(gyroscope),它不断产生着自生自发的秩序。” [14]G.P.O’Driscoll则指出,“自生自发秩序(更确切的可以称为‘非设计的秩序’)原则,可以被视为经济学的第一原则”;[15] 布坎南晚近更是认为自生自发秩序是经济学理论本身唯一真实的“原理”,他把自生自发秩序与个人利益追求相勾连,认为自生自发秩序可以在更广大的社会领域中得到适用。[16]

三、结论:“道法自然”与自生自发秩序的认识的一致性

综上,我们可以得出“道法自然”的过程是自生、自长、自发展、自复制的过程。它强调万物的自化,作为经济思想,主张经济活动应顺应自然法则运行,唯有“无为”才是最合理的。而从重农主义的“自然秩序”到亚当·斯密的“自行调节的自然秩序”再到哈耶克的“自生自发秩序”分析中得出,作为“道法自然”的中国古代第一哲学与“自发社会秩序”的经济学第一原则或者说是经济学理论本身唯一真实的“原理”有着惊人的一致性。人类社会内部不断产生着自生自发的秩序,也可说是自我生成的秩序、自我组织的秩序、人的合作的扩展秩序。简言之,就是万物的自化。“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道德经》第三十九章)“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下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道德经》第十七章)“历史进程的本质,是人类根据他同外部环境的互动逐渐调整自己、使自己具有不段提高的攫能效率。” [17]人类社会只有能够依照其自发自生的秩序运行,就可以实现人类社会内部的及人类与自然界的和谐发展。我国经济学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于光远曾提到《道德经》中的“为无为”思想,并以此来检视在中国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的作用。他说:“《老子》有一个‘为无为’的提法。对《老子》有一个误解,把他说的‘无为’与‘消极’联系在一起,认为《老子》主张‘消极无为’。其实整本《老子》的精神是积极的。它积极地宣传‘无为’,而积极地宣传‘无为’本身就是‘为’之一种。‘为无为’用一句现在的话说,就是‘积极地不干预’,或‘积极的无为’。实行‘市场经济’有一条,就是政府要懂得,对许多事应采取‘积极无为’的方法。在这里,‘积极’是根本精神,即要有一个把市场经济搞好的目的,而‘无为’是达到这个目的的手段之一。至今有一些人似乎还不懂得这个辩证法。” [18]于老的这种认识,既把握了《道德经》的“道法自然”的思想精髓,又在精神上与亚当"斯密的自行调节的自然秩序、哈耶克的“自生自发社会秩序”思想有灵犀相通之妙。并且,不能不承认,于老睿智地看透了中国当今社会经济运行的根基层面的问题。事实上,西方文化中的自然秩序哲学的传统正是西方近代以来崛起的重要因素之一。


[1]许涤新.经济学.中国大百科全书[Z].北京,上海:中国大百科书出版社,1988,p7-8

[2]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介[M].北京:中华书局,1988,p62

[3]许涤新.经济学.中国大百科全书[Z].北京,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8,p1393-1394

[4]新帕尔格雷夫词典(K-P)[Z].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1996,p935

[5]参见谈敏.法国重农学派学说的中国渊源.[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

[6] 萨缪尔森.经济学(下) [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1,p290

[7] 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下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4

[8] 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下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4

[9] 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p302

[10] 艾克里·罗尔.纪念《国富论》出版二百周年(1776-1976)/现代国外经济学论文选(第四辑)[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p4-5

[11] Hayek, Studies in Philosophy, Politics and Economics, Routledge &Kegan Paul,1967,p71关于自生自发秩序(spontaneous order),哈耶克认为,亦可用“自我生成的秩序”(self-generating order)、“自我组织的秩序”(self-organizing order)或“人的合作的扩展秩序”(extended order of human cooperation)等术语代替。

[12] 参见韦森.难得糊涂的经济学家.哈耶克与老子[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2,p92-93

[13] 哈佛燕京学社·三联书店。儒家与自由主义[M].北京:三联书店,2001,p5-6.

[14] George C.Roche Ⅲ,“The Relevance of Friedrich A.Hayek”, in Essays on Hayeked,F.Machlup,Routledge & Kegan Paul,,1977p10,国内有研究者认为老庄与法治好比一座大楼的顶上两层,虽是两层,但不能拆散。老庄对于法制,虽有严厉批评之处,更有密切配合之功。老庄的社会功能就是“放”,法治的社会功能就是“管”。有了老庄,法治就可以管而不死;有了法治,老庄就可以放而不乱。见涂又光.楚国哲学史[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1995,p14

[15] G.P.O’Driscoll,“Spontaneous Order and the Coordination of Economic Activities”, F.A.Hayek Critical Assessments, ed., J.C.Wood and R.N.Woods, V. Ⅲ, Routledge 1991,p22

[16] 参见布坎南.自由、市场与国家[M].北京: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88,p19

[17] 姜生、谈伟侠主编西.中国道教科学技术史·汉魏两晋卷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2,p70

[18] 于光远. 有关“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作用”的一个哲理[J]经济研究,1997,(5):53-55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